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柳的博客

网游、旅游、游戏世界;杂想、随想、思想人间

 
 
 

日志

 
 

南京情结(二)  

2008-11-07 14:52:36|  分类: 水韵江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月31日,一早起床,6:30散步前往玄武湖。

玄武门

 

心中三嘲的地方,玄武公园。大门口站着两个保安,检查什么晨练卡一类的东西。对我说:如果没有,不能进。一定要进去,必须等8点以后买票进去。搞笑,不如门口挂一牌“外地人不得入内”。等上班取下,下班挂上。感觉上有点不舒服:愚昧、落后。拍下照片,留做记念。

 

沿着玄武门向右走,不多会就见到了高大的城墙

沿着城墙脚下的小路继续前进

 

走到城墙转弯处进城

进城后发现,这是古城墙。有些砖上烧有名号。

打的,前往紫金山。

先去廖公墓

大门口眺望墓区

墓地、墓碑

由于是清晨,南京市民在锻炼。可是,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跑那么远到墓地来锻炼。破坏了气氛不说,对死者也是大为不敬。

坐公交车到美龄别墅

官邸大门

宋美龄专车

别墅正面

别墅内老蒋办公室

 凯歌堂。宋美龄读圣经、作祷告的地方。抗战胜利后取名凯歌堂。

老蒋家里的会议室

老蒋家里请客的餐厅

别墅后面

 

别墅后面

出官邸,上公交车去灵谷寺。等车时,一位少妇大概看我拿着地图,对着站牌是个外地游客。主动给我讲解当地景点。当知道我昨天很晚去了中山陵来不及去灵谷寺。(中山陵和灵谷寺是捆绑门票、当日有效)就批评中山陵售票人员没给我讲清楚也没办理签隔天有效。让我和灵谷寺售票的商量一下,不同意的话就劝我不要去了:“80块钱,犯不着。”

下车后,早餐。紫玉米、生姜奶茶,味道不错。

和售票人员商量无果,她只是责怪中山陵的售票人员不按规定签票。严重郁闷:你们工作失责,一定要游客买单吗。想起10年前一位朋友(杭州通讯市场总经理王寿林,南京人,毕业后在浙江工作。)回南京创业后对我说的感受:南京人的市场观念、服务意识、服务态度要比杭州落后10年。当时觉得此话偏激了。十年后的感受使我不得不相信是自己错了。这句话好象到今天还在继续生效。无奈,掏钱。(80元)

灵谷寺的山门。

阵亡将士牌坊。牌坊的台基长32.7米,宽16.6米,高10米,共五间,全部用钢筋水泥构筑,座基外镶花岗岩,绿色琉璃瓦覆顶。牌坊前中门门额上横刻大仁大义四字,背面刻救国救民四字,都是国民党元老张静江题写的。

 

 阵亡将士牌坊前的石兽

这是我所见过的最大的龙太子,是出土文物。

无梁殿是明代灵谷寺仅存的一座建筑,因殿内供奉无量寿佛而得名。由于这座殿是砖石拱券结构,不用梁木,所以俗称无梁殿

1928年,国民党政府把它改为阵亡将士公墓的祭堂。

 

里面还是辛亥革命腊像馆

中碑为国民革命烈士之灵位,左碑为国歌,右碑为国父遗嘱祭堂四周壁上,嵌有有110块太湖青石碑,镌刻阵亡将士姓名,当时由于阵亡将士之多,公墓没能全部容纳,采取以师为单位,用抽签方法,从每一军阶将士中抽一名代表安葬。墓地北侧墓墙东、西两端各有一碑柱,分别是第十九路军和第五军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祭堂修复竣工后,定名正气堂

 

无梁殿后面的指示牌

灵谷寺地处紫金山东南麓,为明代佛教三大寺院之一。

寺内一角

里面的玄奘院

供奉着唐僧

灵谷寺边上的碑、坊、曲径。

回到门口,阵亡将士牌坊的背面。

出大门,上公交车去总统府。

大门

老蒋的总统府原来是太平天国洪秀全的天王府

总统府内

国父写的“天下为公”觉得比“为人民服务”更贴切。

大会议室

外宾会客室

 

内宾会客室

总统府内建筑。老蒋送客到此处留步,在圆门处和客人合影。

老蒋的办公楼

府内建筑

小会议室

中会议室

老蒋的办公室。朴实、无华,和村支书的办公室有天壤之别。

调整相机,再来一张。

孙中山办公处

府内的花园

花园景色

花园景色

花园景色

花园景色

花园景色

洪秀全塑像

洪秀全的皇位

太平天国浮雕

出总统府向左500米,到梅园新村。

共产党代表团驻地

周恩来塑像

中共代表团的车辆

周恩来收藏资料的地方

梅园新村的住宅

中共办事处

梅园新村30号

周恩来办公桌

董老工作处

梅园新村的建筑

梅园新村的建筑

参观完已经11:30,打的回酒店退房。到狮子桥“南京大牌档”用餐。中午的餐厅较空,品尝特色菜肴:盐水鸭、狮子头、鸭肉汤包、油渣青菜。饭后出店又吃了梅花糕。感觉比昨天晚饭要稍微满意一点。

到湖南路韩复兴购买了6只盐水鸭,驱车回江宁乡下。

 

    11月1日,按计划先去祭母亲家族的祖坟。祖坟位于村南边秦淮河北岸围埂上的最高处稍下方,坐北朝南,上方一大墓,合葬着我未见过的太公和小时候疼过我的太婆。下方一排四个墓,其中一个是我从未见过的外公。(母亲的生父)除草、点烛、烧香、焚纸、磕头。其次是去上外婆家族的祖坟。(一个大墓合葬着我母亲的外公、外婆和她的台湾舅舅)大墓已整修一新。母亲和二个舅舅又是一番忙碌,点烛、烧香、焚纸、磕头。最后去祭我母亲的三姨妈和三姨夫。听母亲介绍,困难时期,由于家族里人口众多,十份贫困,经常饿肚子。每次饿得慌时母亲就带着弟弟去她三姨妈家吃。三姨夫每次都去河里抓鱼,三姨妈用农村的大锅煮鱼汤,在锅边上沓面饼给他们吃。(困难时期缺少菜油)

    三姨夫是伤残军人,在解放上海时负伤。每个月都有固定的生活费,家里情况在当时当地算是很好了。每次生活费还没拿到,就考虑该救济哪家邻居、哪家亲戚了。

    来到母亲的三姨妈家,一派破旧惨相。门前野草丛生,大门紧闭,象是久无人居住。村里的老人们闻声赶来,一边说着三姨夫、三姨妈对他们的好,一边告诉母亲,他们家的情况:二个儿子相继病死,一个儿子(江宁一所学校的优秀教师)被人误伤致死。三个媳妇带着三个女儿改嫁了。母亲听后,一阵悲伤,痛哭一番。点烛、烧香、焚纸、磕头。

    听到这些,我一阵难过。长叹到:好人命不长啊!

    回到村里,吃过午饭,驾车回杭州。

                                                           2008年11月7日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